中国文明观察网_传播正能量

首页 奇闻轶事正文

无缘无故丢钱灵异事件(家里经常无故丢钱是什么原因啊?有人遇到类似的事...)

观察员9个月前4006

灵异事件:钱包里莫名其妙的少钱了

是在家还是单位? 还是合租屋? 要了解兄弟,这个世界上没有心灵事件,只有你看不到和不理解的事情。 这件事我很理解。 你的钱被偷了。 而且,对方一定认识你。 原因可能是为了钱,也可能只是看着你心情不好。

上海女子发生离奇经历,每到周四就丢钱,前后丢失上百万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视频标签。

我们家发生了一件非常灵异的事情,钱总是莫名其妙不见了?

这样的问题还被认为是灵异的。 我想是你爸爸拿走了做了什么不该告诉你们的事,或者是你妈妈拿走了。 总之要是被偷了或丢了就剩下不多了! 仔细审查你爸爸,没藏私房钱吗!

你都经历过或者听过哪些诡异而又恐怖的事件?

说一件我自己经历过的事。

那是春晚,我一个人在田野的井边,看着新买的柴油三轮车和水泵。 明天给别人家浇水赚钱,为了节约时间,井也有被别人占领的危险,所以晚上必须一个人在田地里守夜。

那时我大胆,学过很多年,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鬼神,什么都不怕。

傍晚,妻子给我送来了饭。 接饭盒的时候,看到了一点饭盒底部的蓝光。 闪了几次就没了。 我想可能是萤火虫。

晚上开车睡觉,正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箱子的把手“咣”的一声,我想可能是起风了。 拉被子从上面盖起来,继续睡觉。

天刚亮,就被隔壁的哥哥从梦中吵醒了。 “起床了! 今天给我家浇水吧! ”

这位大哥是我家的邻居,因为他家很舒服,他两个弟弟在镇上建了工厂,自己当了老板,他哥哥也几个在一起,全家搬到县城住,农忙时回家一两个人,雇人、干活前几天,次子的妻子生病死了,被埋在离这口井不到50米的地方。 还没过“五期”。

我穿着衣服,和哥哥一起往泵里注入“引水”,在说话。

我看到不远的妻子的坟墓,对哥哥说: “哥哥,今晚我梦见了咱家的媳妇。 就像她以前活着一样,我顺路去了哥哥家,和妻子说话。 正如新娘对我说她的夫妇很生气一样,她说:“你哥哥,看到他和那个女人结婚,以前哥哥和她关系很好。” 说到这里,哥哥的眼睛瞪着哥哥,忘记了手上的工作,泼了水,哥哥摇了摇头“这个,这个,不可能吗? 这几天,我们家没有人回来,也没有人上街,所以不能问。 ”我对哥哥众神絮絮叨叨的话感到困惑,“怎么了? 哥哥? ”

“一定是你姐姐故意做梦给你留言的,”哥哥说。 “我给你说实话吧。 你哥哥以前确实有一个很要好的女人。 你姐姐为了这件事和哥哥吵架的事不少,但从没在别人面前说过话。 不,因为你姐姐不在了,你哥哥想和她那个好朋友结婚。 就在昨天,孩子们不同意。 你可以说你想再婚,但不能是她。 因为这个哥哥还在打孩子。 ”听了哥哥的话后,我汗流浃背,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后来,哥哥结婚了,但不是那个女人。 因为孩子们说:“我妈妈死了也看不见,拖着梦让别人说话,你要等到我妈妈过了百日祭才结婚,绝对不是她。”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一个人在地里睡觉了。

我在这里和大家分享的是婶婶的经历。 年年都过了一段时间,婶婶却不太老,我们年轻一代总是跟她开玩笑,说她一定吃了长生不老药。 阿姨看起来很健康,但有一点轻微的歇斯底里。 那就是,如果她看到医生给她扎针,或者其他无关的人也扎针,她就会咬紧牙关,身体抽搐缩成一团。 这源于她多年前的一个奇怪的梦。 阿姨未婚的时候,有过和其他五个女儿一起扔湖里自杀的经历,至于扔湖里的理由,这里就不说了。 结果,那五个女儿成功了,但婶婶因为抢救及时,保住了性命。 后来,我叔叔婶婶结婚了。 婚后,婶婶因工作力量被任命为送粪小组组长,负责带领几个女儿给生产队送粪。 有一次,各村各组组长聚集在镇上开会,会议中途,婶婶开小差就溜了。 她怕人不敢在大街上走,只能沿着小路往家走。 经过她们约好自杀的那个水库时,婶婶又困又累,想在库旁休息一下。 没想到,很快就睡着了。 梦中,那五个女儿从水里出现,带着马,她们对婶婶说:xxx,然后上马。 阿姨说:还没到清明节。 那五个姑娘居然是清明节下午,快走吧,我们是来接你的。 阿姨在梦中知道她们是死去的人,当然拒绝骑马。 双方被撕裂,婶婶慌张地从马上摔了下来,梦醒了。 阿姨回家了,那天晚上精神失常了,树看起来很模糊。 半夜突然大声叫晕了。 它被邻村下旗针的人刺伤,前后经过了一个多月。 从那以后,婶婶对针就像条件反射一样敏感,产生了开头说的那样的反应。

分享自己的经验。

我小时候身体不太好,总是看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妈妈说我煞风景太低了,让我戴上朱砂袋,说

是可以辟邪。

一直到20岁之前还会经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会汗毛都竖起来了)

讲其中一件吧。有一年春节放假回老家。由于父母长期在外上班,我也在外求学,一年也就回来这么一趟。家里的老房子都没有怎么收拾,有很大灰尘的味道。我爸说味太大了,他们再收拾一下,晚上让我去新房子里住。我家还有一套新房子,在村子的外面靠着省道,离老房子大概有1里地的距离。也是没人住,不过还算干净,里面装修了一间做卧室。

吃完晚饭,我就独自拿着被子,拎着手电筒过去了。虽说是过年但乡下到了晚间还是比较安静。冬天的风干冷干冷的,我把被子抱得紧紧的。路上没有路灯,但这条路从小到大走了无数遍,闭着眼也不会迷路。

当我路过一家住家户时,我头发全都竖起来了。早年间,这家屋子的男主人因为喝酒跟别人发生争执被别人在家中抹了脖子。满屋子的血啊,小时候我还去看过。现在都成了阴影。我也不敢多看,心跳的厉害。手电筒的灯光在大门上就划了一下。大门为什么全被喷成黑色的了,看起来更加的诡异。。突然我听到里面有隐约的说话声,就是听不清。听说这家男人死了之后,女人带着孩子早就走了,应该很多年没住人了才对呀。我想也不敢再多想,腿都有点哆嗦了,害怕极了。我就赶紧加快脚步往前赶路,脑子嗡嗡的。

到了新房子里,我把大门锁好,关了门窗就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但刚刚发生的一幕,让我都不敢关灯睡了。我把灯开着就这样半睡半醒的躺着。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就醒了,醒来头疼的厉害。我镇定了一会,然后我看见窗帘一直在飘动,好像有风吹动一样。记得窗户我都关好了,不可能会有风吹进来的。可能是忘记关了?我看了看手机,已经是凌晨2点钟了。我起身去关窗户,发现窗户是关着的,也没有风吹进来。我用力的拉了拉窗帘也没什么不对啊。我心里犯嘀咕了,难道又碰到了?我拉好窗帘,回到床上坐着,点了一支烟。我就盯着窗帘看,它不飘了。没过一会,诡异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它又开始了飘了。我猛地站起来,对着窗帘去骂。听说这样可以吓退不干净的东西,我说我要撕了它。我伸手就去扯窗帘。当我扯开窗帘的那一刻,我后悔了。因为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窗帘后面是我家的小院儿,多年没有清理,杂草丛生。我往院子里一看,我当时差一点因为恐惧晕死过去。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在杂草丛中,有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直盯着你。要不是因为有堵墙隔着,我都不想活了。当时我就傻了,脑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连话也说不出来了。我心想完了,真的又遇上了。我在心里一直念这阿弥陀佛,才让自己再次镇定下来。用正发抖的手猛的拉上了窗帘。我实在不想再看到这个场景。那一夜真的很煎熬,一夜没睡,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百遍,不敢出去。

一直到天亮,我要去一探究竟。打开后院的门,院子里空空如也,除了杂草什么都没有。

煞气低的人真不好,总是有东西来吓人。20岁之前经常的事,我都习惯了。

后来我给家里人说了。那处房子最后卖了。

2018年冬天爷爷去世了,我回家奔丧,就在爷爷发丧的那天晚上,我遇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

2018年夏天爷爷摔了一跤,他卧病在床半年,在此期间爸爸、叔叔、姑姑等人轮流伺候,我因为工作忙一直没有回家看望他,没想到农历腊月他去世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我买了车票连夜赶回家奔丧,我在殡仪馆看到了爷爷的尸体,随后我和爸爸、姑父等人办理了火化手续,并将爷爷的骨灰盒带到山上的墓地安葬。

中午我们在饭店招待了前来参加葬礼的亲朋好友,吃过午饭后我回到爷爷家,奶奶拉着我的手,和我说了很多爷爷去世前的事情,我们一边说一边哭,事情太突然了,我们一下子都接受不了。

下午奶奶告诉我爷爷有一床被子,没法带到山上去烧,她让我在院子里把被子烧掉。我在院西头的角落里搭起一个架子,花了一个多钟头把被子烧了。

我一边烧一边絮絮叨叨和爷爷说话,大意是让他在那边好好照顾自己,想吃什么就买点什么,不要太节省。

可能是我说的这些话让爷爷感受到了,当天晚上我遇到了一个灵异事件。

奶奶家有两个炕,爷爷生前和奶奶睡一个炕,另一个炕空着。晚上爸爸睡在另一个炕上,奶奶怕我害怕,没让我睡在爷爷睡过的炕上,她把我安排到另一间屋里的床上睡觉。

我躺下后身体很疲劳,一天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脑子里乱糟糟的,没过多久我睡着了。

半夜时分我听到外面风很大,窗户沙沙作响,就在这时我迷迷糊糊觉得我的身边坐着两个人,他们一边打牌一边小声说话,听声音其中一个就是我爷爷!

他们说的什么我已经记不得了,我能看到他们的背影,他们驼着腰,玩得很投入,说话的声音我听得真真切切。

我想喊爷爷,但是我张不开嘴,我想伸手去摸他一把,但是我的身体动不了,我浑身难受,急得一脑门子汗。

过了一会儿那两个人起身要走,他们随手拽起我的衣服,我无力反抗,只能任由他们把我拖着往前走,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这时我听到小姑在我耳边喊:“你快点大声喊一嗓子!”

小姑的这句话像是晴天霹雳一样将我唤醒,我马上大喊:“放开我,你们别拉我!”

喊完这句话我的身体一下子有了直觉,我一个机灵坐了起来,刚才发生的一切像是一个梦,又像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我身上全都湿透了,脑门上全是汗珠,半天我都没有缓过劲。

第二天我把这件事讲给小姑听,小姑说她也做了一个一样的梦,我们面面相觑,都对这件事感到奇怪。

小姑说:“可能是你没有见到爷爷最后一面,他心里放不下你,你去给你爷爷烧点纸,念叨念叨吧。”

我按照小姑的话给爷爷烧了一些纸钱,此后类似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

当兵时,部队为了段练军人的胆量,往往会做些出奇不意的事,证明这个世界上无神无鬼无邪,我们是无神论者。当时部队就是这样教育新兵的。

一天晚上半夜1点,墨黑的天空,伸手不见五指,一点星光也沒有。突然一声号响,紧急集合,灯光管制,不许开灯,打火机也早收走了。在黑黑的房间里紧急打背包,跑步操场集合向野外疾驰,打击敌人。

经过2个小时急行军,突然传令下来,解开背包就地休息睡觉。

天亮了醒来一瞧,原来我们睡在一大片坟墓旁,有新坟,也有旧坟,很多新兵就枕在坟头上,把坟头当枕头,睡得无比之香,胜过多少席梦思?有双坟墓,也有更多的是单坟墓,晨风吹过,有点吓人。此时此刻,全连人醒了,连长,指导员,排长才哈哈哈大笑起来,高声问众新兵,有鬼吗?这个世界上有鬼吗?你说呢?

我自己亲身经历的恐怖事情,不灵异,但真的特别细思极恐、特别惊险!

大概是2013年吧,我刚毕业的时候还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公寓4楼租房住,一室一厅的户型,最外面的房间是客厅,里面是卧室,卧室再往里走有一个阳台和唯一的卫生间。

不知道什么原因,刚搬进去的时候我们那的电费非常贵(好像是说当时那栋公寓是按照工业用电而非居民用电来算的),将近3块钱一度,而且因为他们那所有公寓外间客厅和里间卧室的墙不是“全封闭”的,上面一截墙是“空的”,只砌了四分之三,刚好就是客厅和卧室之间那道“隔门”的高度,所以如果开空调的话面积就太大了,特别耗电,记得刚装空调的时候我天天开空调一个月下来水电费加起来900多块,比房租还贵了一倍…所以一般情况下即便夏天不是特别热我都不开空调。刚好那段时间我女朋友好像是回老家了,我就更不怎么开了,而且因为外面客厅大门打开来的话正好和阳台形成对流不会那么热,因此睡觉前我都是人在卧室玩电脑,外面的大门打开来通风(中间“隔门”也是打开的),反正外面客厅啥东西都没有,全是杂物…

那个时候我还特别爱玩游戏,经常玩到凌晨甚至通宵,那天晚上记得也是玩到了凌晨一点多吧,因为有点困了,就直接关了卧室的电灯趟床上睡着了。

半夜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了一阵骚动我就醒来了,不过公寓里经常有老鼠,也没有想太多,但刚好感觉有点口渴了就准备起来喝口水顺便上个厕所,于是我起来看了一下电脑(晚上睡觉我都不关电脑,游戏在挂机)后就打开电灯到冰箱里去拿了一罐饮料出来。冰箱的位置刚好对着外面的大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睡觉前居然忘了关门了,于是又出去关好门并且记得很清楚还反锁好了以后才返回卧室。

我女朋友买了一个落地镜放在床头靠近卫生间那个位置,就当我走向卫生间的时候在某个角度通过那面落地镜隐隐约约看到床底下好像堆着一个东西,可我也没有想太多了只觉得应该是女朋友放的行李箱或者杂物吧,反正上完厕所后就又关灯睡觉了。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上午十点多快中午了,而且还是被隔壁邻居家的小女孩给吵醒的,因为她居然跑到我房间来了…

这让我吓了一跳,她是怎么进来的?她告诉我说看到外面的大门没有关就自己走进来了…但这怎么可能呢?我半夜醒来的时候就因为发现门没有关所以记得特别清楚自己去关了的啊?难道是我女朋友回来了?于是我打了个电话去问她,可发现她还在老家根本就不可能回来。

我经常落钥匙在家里所以班长家也放了一把备用钥匙,难道是他来了?我又打了个电话去问我班长,而他也告诉我说没有来过,自己一大早就下乡实习了…

那该不会是我之前丢过钥匙被人捡到所以偷偷开门进来行窃吧?只是没想到进来以后发现我居然在家睡觉?

好像也就只有这一个可能了,于是我就下楼去找管理员老头调阅监控录像,然而从早上5点多开始能够看清楚监控视频以后(公寓的过道为了省电晚上12点到6点是没灯的,摄像头在两边的楼梯口,我的房间又在最中间,所以天亮之前基本上看我的房门位置是一片漆黑)到小女孩进我房门之前的5个小时内却没有看到我班长、我女朋友或者其他任何人开门!

其实想想这样也对,因为我又不吸毒也没有喝酒,虽然是睡到一半起来关的门,可实际上被“老鼠”吵醒以后就已经非常清醒了,我的电脑就在床脚靠近“隔门”的位置,开灯之前出于习惯我还先看了一眼游戏里挂机卖的游戏道具情况(这一过程大概有5分钟),而且我更记得发现门没关以后还返回床头拿上钥匙插在门上,白天被小女孩吵醒后我看到钥匙也的确就在门上插着的!何况我还反锁了呢?本来插上钥匙外面就打开了,又加上反锁了,这就是“双重保险”啊?确实是无论如何其他人都不可能从外面打开房门,只能是里面的我自己打开来!

难道我是梦游了?

就在我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又经过那面落地镜前,突然就想起了半夜从镜子里看到床底下的那堆“杂物”,于是低下头想去看看底下究竟是些什么东西,但却发现那居然特别干净啥都没有,仅仅是在靠近床沿的位置上看到一张折叠地皱巴巴的粉红色发票复件!而且这张发票应该非常久了,印痕都模糊了,什么都看不清楚…

我也不确定这个发票是不是自己的(应该不是),但我可以确定【在进入卧室能够看到落地镜后到我走进卫生间的这段距离内】,只要床底下没有“杂物”遮挡,角度合适的话我甚至都能够地透过镜面看到挨着床那面墙的墙根!因为那张床是公寓“自带”的老式高脚床,床面到地板的距离大概有50公分,“视线”非常好!所以,那天晚上我瞥见的床底下是绝对放有一个“东西”的!

房门一定是、也只能是从里面被打开的;床底下又一定有个“东西”;醒来之前我还迷迷糊糊中听到的那些响声…我已经猜到了一个细思极恐的可能性了——那晚床底下藏了一个人!

我估计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我被吵醒,因为还特别爱玩游戏,所以醒来第一时间灯都没来得及开就坐到床脚的电脑桌旁看自己游戏账号去了(我没凳子的,就坐在床上玩电脑,玩累了直接躺下去就可以睡),而这个时候应该卧室里有个人…Ta看到我醒来以后肯定不能从“隔门”这里往外跑了吧?去阳台也危险,因为阳台的门几乎在我视线范围之前;去厕所更危险,因为半夜醒来的人大部分都会去上趟厕所的;没有地方藏了所以Ta只能去床底下,恰巧床底足够高,很轻松就能进去。

我检查完游戏账号的情况后就开灯起来喝水,这时候发现门没关,又到床头拿钥匙去关门,返回的时候在落地镜中其实就看到了Ta,记得颜色是暗灰色的,特别像我家的一个大号行李箱平放的样子(以前我女朋友也会把行李箱放床底下,后来因为老鼠多不是么?怕它们躲在里面产崽,就将床底给清空干净了),因此也没太在意继续上厕所、关灯、睡觉…而Ta就在确认我睡着以后爬出来,从里面悄悄打开房门并逃跑,可能Ta一不小心还留下张特别模糊的发票…

想到这我就又去找了宿舍管理老头要调监控,就看凌晨两点到五点之间的监控视频。因为虽然过道是没有灯,可楼梯出口处有感应灯啊?两边的楼梯(或电梯)只要有人经过一定会亮灯对吧?

看了一圈下来在那3个多小时期间两边的楼梯口(或电梯)共有4人上下,其中3个是上楼的,而且老头都认得就是公寓住我楼上的房客,但有一个在凌晨4点37分下楼同时还是从4楼南边的楼梯口才出现的男人,老头子表示从没见过(实际上看不清楚长相,本来那个公寓的监控探头画质就渣,可是能够看清大致的轮廓),事后老头还往前查看了一下发现这个陌生男人最早在凌晨2点10分的时候就出现了,上下都不坐电梯只走安全梯,大概在2点30多分开始多次出现在4楼两侧的楼梯口,2点40多分最后一次进去以后就直到4点37分才出来…而他穿的那件墨绿色衬衣,和我在落地镜里看到的太像了,只不过因为光线的问题吧,在床底下看着就像是暗灰色了…

所以我基本上确定了那天晚上真的有一个人躺在我床底下!我当时应该1点半前就睡下去了的,一趟下去就睡着了,如果他那个时候就进来了那么就是2点50分左右,而我记得醒来看电脑的时候是3点零几分吧,从我醒来到我再次躺回去睡觉应该间隔了15分钟左右,大概就是3点20分吧,一躺下去十几分钟又睡着了。从时间上来算,如果那个男人真的躲在我床底下的话,他大概“陪”我睡了1个半小时…

那天天气其实特别热的,否则我也不会开门啊?可他穿的却是有袖子的衬衣和长裤,也亏他在床底下憋的,不得热死啊?

后来老头帮我报了警,但是我家啥东西也没少(主要是少了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因为太乱了),所以也就没了下文。

假如说我当时就好奇低头去检查床底,他会不会和我拼命?虽然从监控视频上来看他应该不高也不强壮,但我估计他身上是带有凶器的吧?甚至躲在床下的时候可能已经掏出来了?只要我低下头去看就是一铁锤?而我家当时不做饭连个菜刀都没的…细思极恐啊!

也是从那以后我决定养一只狗…

我小时候听我一个发小说的真事,他说他家过年包好饺子就下锅煮,煮着煮着饺子就忽然没了,他妈大惊就用漏勺反复捞,可是一个饺子都没捞上来。那时人们过年都很庄重,出了这样的事都很害怕,以为得罪了什么东西,吓的年都没过好。

。。第二天我发小去后院拿柴火做饭,就看见一堆饺子完好的放在柴草窝里,把我发小惊讶的不行,就赶紧跑去告诉了他妈妈。他妈妈说那准是黄鼠狼给偷到那里去了,他妈妈就不那么害怕了。我就想黄鼠狼竟然那么厉害可以毫无声息的偷走饺子,到现在科学家也没研究出黄鼠狼使用了什么法术?

这个我小时候听过隔壁爷爷说过一个事件,非常恐怖诡异,当时吓得我好几天没敢睡觉。

说是在爷爷年轻的时候,村子里有个男人被从监狱放出来。之前是因为在村里‘可能’弄出了人命,可是后来那人又出现了,就提前被放了出来。村庄里的村民都很害怕,在那个质朴的年代,出了这样的事,真是骇人听闻。

男人是因为什么弄出的人命呢,这还要从他买来的老婆那件事说起。

那个男人的家庭比较贫穷,人又长得难看,三十好几的人了,却还没有找到媳妇。家里人很着急,就到处花钱托人让在外地买了个媳妇回来。花钱确实能办成事,没过多长时间中间人就领来个女人。为了结婚,男人的父母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给中间人,可结婚没多久,男人的父亲就死了。

当时村里的人说,男人父母发现那女人是外面结过婚的,这和中间人说的黄花大闺女一点都不一样。老头感觉被骗了,就气死了......

可男人‘弄出人命’的事却是因为后来的一个暴风雪的夜晚。

那一天晚上,男人大半夜地,发了疯似的在村庄里大喊救命。村里人被惊吓纷纷出门看出什么事了。只见男人浑身是血的在路上喊叫,男人的老母亲急忙赶来,抓住男人的手问他出什么事了。

男人说是弄出人命了,这在村子里可是闻所未闻的大事,大家都被吓得不轻。母亲问他具体怎么回事,男人缓了口气,说出事情的经过......

晚上吃完饭,老母亲就回村庄里的老宅子睡觉休息了,只剩下男人和老婆在菜地里的土房子。我们村那会都是种菜的,由于那个年代,经常会有人来偷菜,再加上男人想住在菜地的房子里,这样早晚干活都方便,能多干点活。

而在冬季,基本不会有人这么冷的天还出来偷菜,所以村子里的人大都选择晚上回家里睡觉休息。此时,茫茫的菜地里,只有男人两口子在守着他们家的菜地,而且他们家的菜地就靠近村里的祖坟。

男人的老母亲没走多久,门外传来“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男人好奇,这么晚了会是谁来了啊,还以为是母亲落下了什么东西回来拿呢。于是男人走向大门,喊着,“娘,又落下什么东西了吗?这么晚了明天再来拿吧。”

可是门外却没有任何回应,而是不断地继续敲着门。这敲门声有点太大了,不像是一个农村老妇人。男人有点心慌,可是这大暴雪的晚上,村里也不会来人串门啊。

此时外面的大风刮得“嗖嗖”地一直响,声音有点吓人。土墙上的木质窗户架,玻璃早已经烂得不像样子,只有一小片玻璃。平时用报纸糊上的没见有什么问题。可是遇到这样的鬼天气,报纸很快地被大风吹烂。

破烂的纸片迎着暴风雪,狠狠地敲打在土墙上。那种摩擦的声音,听着让人心烦意乱!

此时的女人却没有任何的反应,而是让男人赶紧外面看看怎么回事。

男人不敢,犹豫着。转身对女人说道:

“你快去点个蜡烛,太黑了看不见。”

这种鬼天气,农村为了用电安全早把电给断了,这在农村是很常见的事情。此时乌漆嘛黑的屋子里,啥都看不见......

女人极不情愿地起身穿好衣服,凭着记忆摸索着往前走,蜡烛的位置大概在哪是知道的。屋子里陷入了寂静,而屋外的敲门声和暴风雪的声音,提醒着这个世界的可怕......

“咔嚓...”男人吓了一跳,小声地问女人怎么了?可是当时他很害怕,想着是不是有人进来了。

“没事,刚才不小心把竹椅子碰倒了。不要大惊小怪的,看好大门!”女人慌张地回着话,略显哆嗦,还不忘提醒男人看尽大门,别让外面的什么东西溜进屋里来。

女人小声说找到了蜡烛,一直尝试着点着。可是没有成功......

男人着急,催着快点。

突然蜡烛点着了,房间里瞬间就亮多了,门外的敲门声突然停下,只剩下暴风雪的声音。

“啊...”女人指了指窗户,吓得直接晕倒在地。

此时的窗户边有人影在动,可是不管男人怎么喊,窗外的人影都不为所动。还是保持那个偷听的姿势,一时间屋里的人和外面的黑影形成了僵持。

男人被逼得没有办法,鼓足勇气狠狠地打开门,欲要和屋外窗边的黑影人拼命。可是到跟前,却发现窗户边只有衣服,帽子,和一排雪地里的脚印,通向村里的祖坟地。

男人由于害怕,不敢去追,可是就在停顿的那一刻,背后却被黑衣人袭击了。男人反应不及时,被按倒在地,死死地被掐着脖子。

眼看着要断气,女人此时却醒了,拼命拉开了黑衣人。在男人还未完全恢复意识的时候,女人和黑衣人在一旁拉扯争吵,风太大,根本听不清在说什么。

男人卯足劲拿起家里的石刀要去和黑衣人拼命,却不巧把女人误伤,男人害怕地抱起女人,黑衣人却跑了,只留下痛苦的男人,浑身是血。


男人吓得回村庄里喊人救命,就发生了开始的那一幕。

结果村里人赶到菜地男人的屋子时,却发现女人不在了,只有雪地里的血迹......然后男人就被抓走了,一直关起来。

然后过了很多年,女人又出现在了老家,男人也被放了出来......

我去过安徽,曾亲目过一个“徽州蛇妇”的典故,那典故虽刻于当地石碑,却对天下男人均有教益!

话说古时,一书生只身进京赶考,因贪行了些路程,错过了宿店,天黑时分他还在徽州一带的大山里赶脚。夜色如墨,远处有虎豹狼虫之声传来,书生不免胆颤心惊,直觉得两股战战,难以成步。于是,他斜倚在一块巨石上喘息,同时焦躁不安地四处环顾。

突然,前方半山腰闪出一丝光亮,似乎有人家居住。书生顿喜,脚下立刻来了力气,他一路披荆斩棘,奔着光亮而去。至近前,果见一间茅舍,窗口有昏黄灯光透出。

书生上前叩门,内有妇人娇声道:“公子,但进无妨!”书生轻轻推门而入,眼前景象令他难以置信。只见,屋内灯光如豆,一个俏丽的妇人盘坐于床榻上,眼里射出狐媚之光,令书生心猿意马。他踌躇一会,暗想:如此荒僻山野,怎会有女子独居?书生刚想问,那女子却似心领神会,娇声道:“奴家也是过路人,此处正好有屋舍可以歇息!”书生闻听,如释重负,于是进屋。那妇人施展娇柔百态之术引诱书生,书生也贪恋她的美色,于是二人同宿同眠。夜里,妇人频频伸舌舔舐书生颈项,他直觉酥麻,渐渐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书生直觉头脑生疼,他猛然睁眼,见天光大亮,面前立着一个白须道人。道人行个礼道:“施主被蛇缠身,好险!贫道已将那物斩杀!”书生沿道人所指去看,果见草木中卧着一条青黄大蛇,已死去多时。再看四周,哪有什么茅屋,他却是躺在一丛草木之内。

书生备述前情,那道人闻听,捻须沉吟片刻,对书生道:“我观你气色虚脱,定是被那妖物摄去了精血!”道人又抽剑剖出蛇胆,令书生吞下,他顿觉体内温热,片刻功夫身上恢复了气力。

书生跪拜道人救命之恩,道人临别赠言道:“舍欲以得仁,舍恶以得圣!”书生谨记于心,后来做了一名清官。【完】


奇闻异事,精彩纷呈!喜欢就关注@秘闻独家侦探

记忆中姥姥家的西房是个放杂物的地方,那里也是我小时候经常和表姐表弟喜欢藏来藏去的地方。那年老爷家种了不少地瓜,我和表哥偶尔偷偷溜进去拿几个地瓜跑到外面去烤。有一次在那个黑暗的小房间里我无意发现了张老照片,现在想想都有点毛骨悚然。

我看到的是一张很大的黑白照片,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它曾经摆到过某个灵堂里。那张照片上的老头嘴巴是歪的,并不是像我们平时看到的一些歪嘴的人那样。而是那张嘴吧一直歪到了腮帮子接近耳朵的地方。不仅嘴巴歪的历害,眼睛还有一只是瞎的。刚看到那照片我吓的差点尿了裤子,跑去找姥姥问那是谁的照片。姥姥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问老爷说“不是让你把那照片烧掉吗”老爷好像略有所思,并没有回答。

几年以后的一个暑假老爷身体不好住进了医院,我去照顾老爷的时候他给我讲起了那张诡异的老照片。

那张照片上的人是我老爷的亲叔叔,那老头一辈子没结婚。为什么不接婚,按照老爷的说法他是个疯子。不过听老爷的口气好像并不怎么诚认他是个疯子,那是老爷十几岁的时候有一年冬天下了十几天的雪,那十几天里发生了一件事,老爷的叔叔不见了。全家人到找都找不到。一直到了第二年春天老爷的叔叔回来了,人们问他去了哪里,他只是摇头,因为平时就疯疯癫癫的,所以人们也没有怎么追问。也就在那天开始诡异的事情开始了。

老爷告诉我自从他叔叔回来以后经常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有一次他大声叫嚷的从外面跑进来告诉家人说村子里打铁的人儿子快死了,让家人准备一下去送送。这样的疯话很自然是没有人相信。可到了那天的晚上,村里有人来到老爷家说村头打铁儿子去村外面放风筝掉进了一口很深的水井里面淹死了……。

假如有些事件发生一次是偶尔,那么接连发生几次就成了必然。老爷的叔叔有时候会在地里干活的时候忽然告诉大家村里谁家的老人要死了,他要去送送。而且这样的消息每次都还很准确,人们慢慢开始相信他说的话,有些人甚至还找他帮忙去给自己家一直哭闹的孩子看看是不是有不好的东西跟着。这个状态一直持续了有两三年的时间,直到有一天晚上老爷的叔叔半夜突然大喊大叫光着身子跑至院子里。家人问他哪里不舒服,他说有几个穿白衣服的人到了他的房间并且拿了那种很长的大钉子扎他的嘴巴,并告诉他再敢胡说八道就不是扎嘴巴这么简单了。家人并没有发信他的那间西房里去过什么人。不过第二天早他的嘴巴歪了……

一直到死他也没有告诉家里人那年冬天他去了哪里,在老爷的印象里只记他说过死了以后不要给他上坟因为那边有吃饭的地方,这边的人给的东西都是没有用的。那张照片在老爷家盖新房的时候烧掉了。而那个诡异的老爷子确一直留在了我的记忆深处。

中国文明观察网_传播正能量 http://www.copcsc.org/wq/67630.html 转载需授权!

上一篇:1999年地球恶魔脸事件(撒旦卫星云图照)

下一篇:诸葛亮死时的灵异事件(诸葛亮病逝五丈原,出现了一件怪事,到底是什么事?)

猜你还喜欢这些...

扫一扫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